米鼠商城

多快好省,买软件就上米鼠网

最新项目

人才服务

靠谱的IT人才垂直招聘平台

「瞰见·未来」大会合规论坛:合规是区块链和加密产业未来发展大趋势

  • darkalex
  • 5
  • 2021-03-02 16:33
日前,在碳链价值主办的「瞰见·未来大会」暨碳链价值年终盛典活动上,从合规定义、Coinbase上市是否意味着美国监管机构及华尔街金融机构对加密行业的合规认可等角度进行了探讨进行了圆桌讨论,并对未来5-10年加密货币市场的监管及合规发展进行了展望和预测。
1月25日,在碳链价值主办的「瞰见·未来大会」暨碳链价值年终盛典活动上,邀请到了Props、Republic、BSN、HKbitEX和Magic Circle及前媒体人孙润晨老师,从合规定义、Coinbase上市是否意味着美国监管机构及华尔街金融机构对加密行业的合规认可等角度进行了探讨,并对未来5-10年加密货币市场的监管及合规发展进行了展望和预测。碳链价值对本场圆桌分享内容进行了整理,Enjoy it!

主持人: 孙润晨(前媒体人、Republic市场总监)
对话嘉宾: Props CEO:Adi-Sideman、Republic CEO:Kendrick Nguyen、BSN发展联盟常务理事&红枣科技CEO:何亦凡、HKbitEX Co-founder:王世斌、Magic Circle CEO:Doer Qu
主持人孙润晨:非常感谢大家来到「瞰见未来」大会,暨碳链价值的年终盛典。今天这个主题是关于合规以及行业未来发展的。
【自我介绍】
Adi-Sideman: 大家好,我是Adi-Sideman ,Props的 CEO,Props主要应用于Loyalty Token这一场景。我们的愿景是让Web 2.0时代的应用和他们的用户能够共享网络价值,让用户拥有具有稀缺性的数字资产。现在我们有超过800万的Token持有者,还有6个合作APP,我的主要行业从业经验是在打造大型消费网络,我联合创立了世界上的第一个在线卡拉OK,在Myspace的全盛时期把这个项目卖给了他们。
同时我也创造了一个直播服务平台叫YouNow,它曾经是美国同类直播 APP当中最大的,在2016年的时候,月使用用户就突破了一个亿。在进入到电子货币领域之后,我结合了我在大型消费网络领域的经验,在2014年的时候,首次允许我们的用户不仅能够购买虚拟币,而且能够在接收到虚拟币之后获得收入。这个条款是比较特别的,而且我们也是第一家公司成功地说服了苹果,不需要 Msb授权就能够提供解决方案。当然这种做法现在已经在娱乐业和互联网上大规模普及了,也就是说创造者能够获得收益。我们现在的团队主要是在运营双向的电子货币交易场所。这是关于我自己的一点背景。
我的公司Props是非常关注给这些Apps的赋能,能够非常容易的使用,并且提供像SaaS一样的工具,能够释放区块链的能量、中心化的能量,还有去中心化的货币。我们并不需要把自己去中心化,我们认为在网络2.0的社区有很多的需求,大家能够看到现在的趋势。受到鼓舞,能够使用一些工具,并且释放一些能量。但是这些人并不想巨额投资区块链技术或者花钱咨询律师,那么这就是Props的工作重点。
Kendrick Nguyen: 我们的公司叫Republic,是一个投资平台,同时也是一个Token的发售平台。我们已经帮助了一些项目从非合格投资人和合格投资人那里以合规的方式进行融资。这其中就包括Adi和他的项目Props,我们双方联手打造了美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完全合规,同时可以允许非合格投资人参与的STO项目。
我们自己也有自己的平台币Republic Note,它是一个收入共享型代币,也是STO(证券型代币)。他是完完全全的证券,但同时也对非合格投资人开放。
我是一个律师,在创业之前是AngelList 的法律总顾问,在2010-2012年间还做过两年的全职教师,在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和商学院任教,谢谢大家邀请,我非常期待接下来的谈话。
何亦凡: 大家好,我是何亦凡,是红枣科技的CEO和创始人,红枣科技是 BSN的发起方之一,我们跟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移动、中国银联一块发起了BSN的基础设施的网络。BSN的核心目的想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全球性网络。它的核心目的有两个,一个是降低成本,对区块链的技术不管是要接入公链,还是要搭自己的私有链,我们尽量让成本都降到无限接近于0,能让更多的人很方便就接触到区块链的技术,至于你用区块链技术去做企业级应用,还是去做公链的应用,对我们来说是无所谓的,只要合规就好了。
第二点,我们认为现在的区块链不管是私链还是公链都是局域网,未来一定会有一种技术能让所有的链之间的互通性的成本很低,现在都可以互通,但成本还是比较高的。BSN上也有大量的跨链技术,尽量让所有的联盟链和所有的公链之间能够互通,而且互通得很方便。BSN的核心目的主要是这两个。
红枣科技成立于2014年,开始我们也是跟中国移动、中国银联在做智慧城市的项目,后来基于智慧城市的项目,逐渐往区块链上过度,发起了区块链服务网络。
我本人是1998年就在互联网行业创业,后来又做了10年私募股权投资,2014年又回到创业行业,我的本科是学计算机的,所以本身也有一些技术背景。
王世斌: 大家好,我是王世斌,是HKbitEX,即香港数字资产交易所,我是联合创始人兼首席业务官。香港数字资产交易所base在香港,自从2019年香港证监会正式向市场发出对数字资产的交易平台进行合规监管和牌照受理的意向书以后,第一批向香港证监会来申请7号牌和1号牌的机构之一。
我们是个中心化的交易所,尽管我们也十分关注DeFi的发展以及其为金融基础设施可能带来的改变。我们的目标是给亚洲大湾区以及世界的专业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提供类似于证券公司和银行安全级别的数字资产的交易服务。
我们为市场提供的服务目前主要是功能性数字资产,获取牌照之后,才可进行证券化代币的上市和交易。香港数字资产交易所成立的第一天起,合规建设就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今天也是非常荣幸可以受邀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些对行业、对我们公司发展的一些看法。在跟我的合伙人成立香港数字资产交易所之前,我大概有15年的时间在 banking分别从高盛、德银以及一些上市公司的PE部门,从事过融资和投资各方面的业务,非常感谢大家。
曲明: Magic Circle主要是提供整个STO的解决方案,我们大概从2018年就开始来进入STO领域,在中国算是比较早的,当时我们在美国这边看了很多STO的case,跟他们建立了一些深度的合作,但我们发现基础设施实际上是决定着整个STO能够走多远,因为它跟ICO是不一样的,但是ICO已经证明了巨大的发展潜力。
当时在2018年我们和赛富基金一起来合作,决定跟美国一起来做 STO基础的一些工具,包括 DID包括 ST的钱包,也是到跟原来的钱包不太一样。
第二个是说如何来做,上相当于二层的东西,还有一些交易的协议,更重要的是现在所有的合规我们都搬到了一个链上的合规模块。如果只是在中心化的交易所,就没有办法去做,所以说我们相当于就做了一个合规的模块,来兼容各个不同地区的法规,对于STO的一些要求来提高它的流动性。基本上是我们做的,有机会可能还要跟今天所有在座的各位交流。
Q1、大家如何理解合规这个问题?加密行业的监管和传统行业有何明显特殊之处吗?比如说您是否认为加密行业的监管会尤其困难?
Kendrick Nguyen: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也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作为律师,我认为法律法规是社会制定的一系列规则,如果你不遵守这些规则,会面临处罚,这并不是一个应该还是不应该的问题。因为合规本来就是必然的一部分,如果你不遵守法律法规,你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现在的挑战就是科技的发展远远快于法治的完善,所以法制要跟上科技发展的步伐是需要一些时间的,尤其是在区块链技术的领域。在所有的国家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那就是法制的建设还没有追上科技发展的步伐。而法治越完善的国家,像美国,其实它的速度是更慢的,无法像越南或者是厄瓜多尔一样“船小好调头”。
在美国我也坚信假以时日,法律法规和合规的要求一定会跟上科技的步伐,会让区块链技术和其他技术变得更加可行和友好,但这一定需要一些时间。
所以我认为那些操之过急,完全无视法律法规要求的人。比如Ripple,还有其他的一些公司,付出了很高的代价,虽然也有 EOS 这样达成和解的。但是未来不管是CeFi还是DeFi,都要非常的关注越来越高的合规要求,在一些主要的国家,比如美国、中国和欧盟。合规是有方法的,只是需要我们的审慎和有耐心。
Adi-Sideman: Kendrick刚才提到一个概念:灰色地带,从定义来说,大家对灰色地带都有不同的解读,如果你有一个很有创意的企业家跟一群有创意的律师一起合作,比如Kendrick他就是身兼二职,他们就很会钻空子,会给我们所有的人都争取到一些操作的空间,当然很多时候也会招致到一些监管。我们所有的人某种程度上都在灰色地带游走,这是一个比较健康的环境。我们都要感谢像Kendrick这样有创意的人为我们争取到的灰色地带。
另外我想聊聊法律,法律可以是昨天的法律,或者是针对我们这个领域进行升级推出的新的法律,我觉得这是有必要的。因为金融业以前是一个相对隔离的产业,它并没有真的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当然他可能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公共医疗卫生保险,但是他并没有涉及一些有创意的项目,并不会影响到音乐家、美术家或者其他的艺术家。现在强大的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的基础设施建设,吸引了很多有创意的人。他们开始进入金融领域,而且数量在未来还会增加。对于监管来说,这意味着他们要面临着更多的观点、更多的框架和更多的人钻空子。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也需要在监管上有一些灵活度,很有可能大家已经知道在接下来的几年会出 台一些新的规定,因为有大量的工程师和创业者,他们都非常有兴趣,亟需政策的明确性。
何亦凡: 我今天肯定是一个意见人士,跟大家的观点不太一样。首先我们要讨论合规的问题,要理解为什么要合规。特别是金融行业的合规,主要是在交易口,为什么要在交易口?是因为合规是要限制人的行为,能让整个交易更合理、更公平。我觉得这是合规最核心的一个,因为任何的交易它的每个人的信息、资金是不对等的,包括他对事情的理解都是不对等的。
合规是要把这种不对等的条件打消,能让市场更加合理,大家是在一个合理公平的市场上去进行交易。我觉得这是合规最核心的东西,如果没有合规,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好比说股票,每个国家的股票都是有大量的法律法规,有的人信息就是比别人多,我作为一个公司高管,我就是知道公司的情况,如果大量的去买卖的话,它对市场上其他人还是不公平。
所以说合规性我个人认为对投资整个大行业来说应该都是一致的,不能因为你是股票,你是一套法律;你是期货,你是一套法律;你是加密货币,你是一套法律,这是不对的,它的核心是完全一致。只是因为技术和大家买卖的手段不同,它的合规性会有微调,但是这种理念和核心是必须一致的。
从这个角度,目前的加密货币行业实际上是非常混乱的,几乎是没有任何规矩可言。大家可以跟随一下很多大的加密货币,他们在做一个非常主要的announcement的时候,它前几天的交易一定是有变化的,但是没有任何人会负任何责任。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确确实实加密货币这个行业亟需合规化,特别是要保护广大普通投资者的这种公平性和他们的利益。
确实在各个交易所,加密货币它的这种跨国性国际性,甚至你都找不见是那个创始人是谁,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去合规,实际上通过交易所是最好的。因为通过交易所去限制很多行为和对货币本身的这种合规性的要求。好比说火币几大交易所全部联合起来有一套规则,那么这套规则实际上是能限制一定的违规行为,同时能保护广大投资者的那种公平性和合理性。
王世斌 :我完全同意何总,尽管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问怎么投资比特币?怎么投资加密货币?但也还人充满怀疑,因为它的交易模式、市场进入,记账标准等跟传统的金融投资,像证券交易完全不同。这也是我们做合规交易所的一个目的。怎么定义合规?合规通常被认为是一种状态,遵守一系列建立的指引和一些规则,并且不断贴近和完善的过程。全世界的金融监管者都已经开始严格的审查加密货币,还有这些资产的服务提供方。是为了去遏制一些非法的活动,比如说洗钱,幕后交易和其他的一些犯罪行为,这些不同的政府监管部门将会进一步的出 台新的规则。
因为区块链的加密技术很新,发展又很迅速,不管是在区块链的领域还是在DeFi。所以监管的规则目前只能构成一个比较宽松的监管框架,能够限制部分的非法用途和犯罪活动,并不能杜绝所有的非法犯罪活动个人或者说一个独立的商业机构来面对一个松散的监管框架的时候,如何去理解这些指南和规则,哪些是必须要遵守的,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因为不同的人是有不同的解读。
但我认为加密货币的监管合规,是一个不断进化的环境,所以参与在这个市场的每一个主体,都应该密切关注监管和合规,应该与政府的机构,还有全世界的委员会通力合作。我觉得我们会看到会有更多具体的措施出 台,何总认为未来肯定是更好的。不管这些监管的规则是进一步的说明KYC\AML,或者是去解决其他的一些问题和担心,还是对技术提出一些相对标准化的安排,这些已经落地或将要落地的监管规则会给大家每一个人都提供更多的明确性。
不管是已经进入市场的人,还是在了解这个市场想要入市的人,有了更多的明确性和指引,才会在一个可比已经恒定的规则内交易和产生利润。就像何总说的,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会有不同的审计标准、不同规则,我看到一切都在好转,但是我们要做的还很多,谢谢。
主持人孙润晨:谢谢,我想确认一下,就是说刚刚王总提到说是一个是loose framework,是指说会应该出现一个比较宽松的监管框架吗?
王世斌: 不是,就像刚才何总说的,本身在同一个市场里,应该是一个全球性相对恒定的标准。但是根据各国对加密货币本身的立法和发展的情况,可能现在的标准是相对来说不同的。我相信在一个比较近的期限里,比如说3-5年,可能大家要在一个相对不那么恒定的监管框架下去做,因为加密货币本身又是一个国际化的产品,所以在这两者之间是有一定的距离。所以说我们可能在短期内还看不到一个恒定的全球性的一刀切的合规标准。
曲明: 当我们讨论合规的话题的时候,我觉得应该聚焦讨论Token的参与者如何合规的问题。包括发行人、交易商、投资人以及其他的服务机构。从保护投资人、保证公平交易的角度,我们需要一套合规的流程,可以达到促进市场发展的目的。
因此,合规有益于所有的参与者。我认为相对于传统的金融监管,加密货币世界的监管面临很多新的挑战,而根本原因就是以区块链为基础设施的金融世界明显不同于传统的市场结构,市场主体的责任也有很大的不同。以美国为例,比如最终性问题,一般有交易所来负责最终性问题,当数字证券交易和转移在区块链上,实际上是由矿工在负责最终交易的确认。而如何监管矿工和制定矿工的合规,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另外,就是cap table问题,当一个Token分别存在于交易所和个人钱包、以及托管机构,并且存在跨司法管辖区交易和流动的情况,传统的通过持牌的transfer agent管理就无法完成。所以我的观点是,加密金融世界需要合规,并且合规可以保护参与的各方和维护市场公平,但是,很明显,现有的合规框架需要调整。
主持人孙润晨:曲总是说它会需要一个新的监管框架吗?
曲明: 对,我觉得这个框架需要一个很大的调整。至少现在还不明确监管框架是怎么样的。
Q2、Coinbase的上市是否意味着美国证券监管和华尔街认可加密行业?上市是否意味着美国当局肯定了Coinbase的合规属性?
Kendrick Nguyen: 请允许我来发表一下拙见,Adi可能更了解整个的上市过程,跟Coinbase也有一些合作关系。
我并不认为Coinbase上市代表着华尔街接受了加密货币,因为分布式账本技术和整个的生态系统在过去的半年,在美国机构的认可度是已然存在的。大家看到最近的黑石和贝宝的一些举措,所以机构的认同是已经存在的,这跟18、19年的情况大不相同,所以Coinbase的上市是吸引了普通人的注意,比如说退休的牙医和医生,这是促进了普通人对加密货币的接受度,而不是机构的认同。在这个问题上,我也很想知道Adi的想法是什么。
Adi-Sideman: 我接着Kendrick刚才的话题往下说,确实是令人激动的时刻,一个罕有的机会能够进入到主流的世界。随着Coinbase的上市,Coinbase带来一个全新的世界,他们在纳斯达克上市了,资产的数目也非常的可观,从一开始Coinbase都是严格遵守监管的,他们上市也重新的树立了一个榜样,不管他们接下来要干什么,Coinbase从监管的角度来说是完全接受监管了,当然他们也是有资源进一步的挑战极限,并且在全新的领域继续获得话语权,去创新他们的合规方式,并且确保那些普通的投资者,像退休的牙医能够安全又容易地参与各种资产的投资。
何亦凡: 首先Coinbase上市肯定是对整个加密行业是巨大的利好,首先它能在美国上市,说明SEC是认可的,因为在美国上市合规性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加密行业真正要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入手的点,就在交易所。因为当所有大型交易所如果统一有一套规则的话,实际上它对整个加密行业的这种合规性几乎能覆盖到80%,甚至到90%。例如如果有一个加密货币,它违规或者明显的就是有这种违规行为,各大交易所将它下架,马上就可以将这种损失降到非常小。
美国的监管机构确实是对加密货币行业进行了非常深的研究,确确实实也没办法联合所有国家对全球的加密货币进行统一的监管,从哪入手?那就从交易所入手。我认为政策上会大力的去支持Coinbase,甚至海外的一些大的这种交易所,会逐渐将交易所和规化通过交易所,作为手段去监管加密货币行业,现在走出的第一步是非常了不起的。
王世斌: 是的,之前我们听到了很多关于加密货币交易场所作恶的消息,这很不好。交易所理应是个公平透明的平台。Coinbase一旦上市,其实是接受来自他的用户和股东的双重监控监管,所以Coinbase的运营和财务数据都会变得越来越透明。同时,加密货币的交易所面临的很多的问题多而复杂,Coinbase上市的方案对于大部分交易所的合规要求实在太高。作为交易场所,最基本的一个目的就是去融资,很多的区块链项目,不管它是单一类型的,还是混合了Utility和Security的类型,他们能够上市融资,其实最终还是取决于美国证监会对其性质的认定。但是鉴于现在SEC对合规的监管力度,比如大家看到最近的Ripple事件,恐怕要获得SEC的认可也是非常困难的。毋庸置疑,Coinbase的上市效应是将提升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价格,Coinbase作为交易所的头部企业,也是加密行业和其他买方进行交易主要的通路,鉴于Coinbase在整个行业的地位,它的IPO上市必然对整个市场有很积极的影响,能够提升整个行业和市场的价格。但是Coinbase上市后,其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是否要上市,应该要宏观地考虑整个市场的情况再做出决定,当然第一个上市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确实是在美国上市,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曲明: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Coinbase的IPO无疑对市场释放了积极的信号,但这个概念还是不太一样,监管者能够接受Coinbase上市,是因为Coinbase在整个流程中走的还是传统公司上市的这一套,也进行了充分的信息披露,包括可能潜在的风险也都进行了披露,所以监管者是能够允许Coinbase上市的。
在Coinbase的平台上,是各种各样的加密货币都可以交易,但是现在证监会并没有给Coinbase发一个授权或者证书允许他去交易,这些Security Token在证监会SEC看来,除了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外的所有加密货币都将被视为是Security,这就给Coinbase以后带来了一个极大的问题,你怎么去交易你的Security?你都没有Security的授权认证。当然Coinbase上市,现在已经吸引了很多的投资者,大家都在开始研究和学习Coinbase的这种商业模式、盈利模式等等,这都是很积极的信号,这让我想到另外一个以色列的公司叫INX,它也是一个创业公司,成功地进行了IPO上市,这个过程大概花了950天,但是跟Coinbase这种传统的IPO路径不一样,它是通过token发行token来进行融资的。
Coinbase还是像以前的上市公司那种老路去发行股票。这家INX公司他们的解决方案是很有趣的,然后他们也会给这些加密货币的公司带来了积极的一种信号,因为他们是通过发行代币,也就是我们熟悉的STO模式来进行融资。那么,对于其他的想要效仿追随着他们脚步的这些公司,在监管能够认可代币的情况下,在这样的监管框架下应该做什么?如果监管方能够接受发行代币的方式,那未来我们又应该怎么做?其实这个案例更加可以说明,加密金融包括我们现在所讨论的crypto,是完全可以在合规框架下被美国的监管机构如SEC所认可的。
Q3、自由讨论:大家如何看待未来5-10年加密货币市场监管、合规的发展?
Kendrick Nguyen: 我还是坚信5年之后、2025年的时候,会有一个大体上的全球性的体系。当然接下来的这两年还是高度本地化的,有很多灰色领域,甚至是在主要的国家之间的立法上有一些冲突。
但这两年,我们看到了更清晰的方向。未来5年我们会看到技术的发展是如何影响到整个金融服务和生态系统,包括公共的和私人的投资,最终政府都会意识到,不管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他们都要接受一个大体上的全球性体系来监管STO,还有其他一些证券之外的事情。也许有人认为我很乐观,所以我也想知道大家认为这一天还需要多久才会到来。
Adi-Sideman: Kendrick提到了一个全球性的体系问题,从定义上来说这就不可阻挡的,最后会实现一种均衡,每个人都在一个公平的场地竞争。这就有一点像军属国之间的关系,诸侯割据,但所有的立法都是互相连接的,最后会正常化。所以美国的监管者有一个独特的职责,因为全世界都在关注和效仿美国,很多国家的立法也在关注美国的立法,所以美国也是理解这一点的。新上任的SEC证监会主席Gary Gensler,他是非常了解加密货币的,他在MIT麻省理工学院就教这门课,所以他的这些专长一定会有用武之地。当然对我们来说会有很多阵痛。接下来的两年会有很多问题,但是未来会实现均衡,也会有更多的创新,更多的金钱,最后也会对大家都有益。
Kendrick Nguyen: 我再补充一点关于Gary Gensler,最近拜登总统提名他为SEC的一把手,在此之前他是CFT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一把手,显然很多的市场从业人员都说他是个很难搞定的监管者,但是大家也认为他是一个真正的懂加密货币的人,希望之后他的政策不至于特别的严苛或者保守。
何亦凡: 我觉得今天还有一个点要说一下,数字货币虚拟货币,首先它分成两个属性,一个是货币属性,用来做支付的,另外一个是投资属性,用来投资的。最近美国政府是允许银行之间使用代币去进行结算,大家觉得是一个crypto行业的一个利好,它实际上没有任何关系的,因为它是一个支付属性的货币属性的政策,它跟投资属性是没有任何关系。
货币属性它的regulation是比较松的,因为货币对所有人它是公平的,大家可以把每个国家的刑法打开,中国的刑法涉及到货币的犯罪,就是伪造货币、运输假 币、买卖假 币全是跟假 币有关。
但任何国家对投资属性是非常重的监管,大家同样把中国的刑法打开,里头涉及证券类的刑事犯罪就很多了,包括甚至中介机构提供虚假 证明都是可以抓人的,扩散虚假信息、操纵股价、内幕交易就不用说了,都是要抓人的。
大家一定要分清楚,将来会出现更多的基于支付的合规性的东西,因为它很容易去合规。所有的货币支付是没有能把谁坑掉的这种可能性的。但对投资属性,我认为未来5年是很难的,是建立不起来刚才两位说的全球性的这种机制,因为你首先要有办法能让交易和公平性能出来,才有办法去做一个什么样的制度去保证这种公平性。现在这种手段,我认为是几乎不存在的。
曲明: 交易需要监管,加密货币也不例外。但面临的挑战是,监管滞后于技术。美国证监会起诉瑞波币,日本监管相对宽松。所以我认为未来5年恐怕很难形成全球性共识。短期存在规则冲突,十年之后会形成全球监管共识。Utility Token在现有交易平台的风控与合规,Utility Token和Security Token注册交易如何满足监管要求。所以如何平衡以及如何避免监管机构的风险是个问题。
Adi-Sideman: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首先,终有一天 Security会由这些非认证投资者在交易,作为一种Token代币,大家已经看到有很好的平台,比如说Kendrick的Republic,他们现在已经完成了500万美金的交易量,而且 Republic也是完全遵守了监管的要求,所以他们对于很多的产品和公司来说都是很有吸引力的。我还知道有一些人他们卖出去的Security,后来变成了Utility,因为有充分的去中心化,也还有一些去中心化的路径,DeFi的路径都能够实现目标。
问题到底是Utility还是Security,总体上来说,我们可以认为两者都有。不管是通过哪种方式的去中心化,都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一些项目现在正在进行的。最后会带来一些解决的方案,不管是在RegC的框架之下,就是Kendrick现在在做的,还是在 Reg plus的框架下,或者是充分的去中心化。只要是进入了任何一个的框架,我觉得都可能成为一种现实,也就是Utility。人们可能认为他们是Security,能够被合法地在所有的地方有普通的消费者交易。
主持人孙润晨:王总您有什么可以为我们补充的吗?因为您是交易所方向的。
王世斌: 关于你提到的未来5年到10年的区块链或者加密行业的合规的发展,其实这个也是个蛮庞大的问题。从纵向看,其实我也同意在5年内,一个全球统一化恒定的监管标准还是比较难,尽管各国也在努力。从纵向看,监管合规是略滞后后行业的发展,包括像今年我们看到一些DeFi这种新项目的形式,会产生一些新的监管要求,而监管需要通过技术来衡量项目、交易所KYC的各种合规要求,必须要借助一些技术手段,而提供这些技术手段的公司本身,也并没有足够的市场深度和运营历史去检验,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
所以我的观点是,在未来5年可能还存在很多的监管上的不确定性和完善的空间。但有一点确定的是,我们也提到合规之所以在加密货币行业是一个问题,是因为在传统金融领域和数字货币领域本身,在执行不同的体系规则。一个积极的信号是,可以确定未来的5年间,一定会有大量的稳定币或者各国央行数字货币出现到市场上,虽然CBDC的出现是个产品和技术问题,但是它同时会带来一些监管上的进步,因为这无疑是会在客观上拉近了传统金融世界与加密世界的联系,或者加速两个世界的在会计标准以及交割流程上的协同性。这样的话一定会促使更多的传统金融的成熟的监管方式,可以更好的应用和移植到到加密货币的领域中来。

文章来源:碳链价值

文章原标题:《「瞰见·未来」大会合规论坛:合规是区块链和加密产业未来发展大趋势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这里给大家推荐一个在线软件复杂项交易平台:米鼠网 https://www.misuland.com

米鼠网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从事软件项目人才招聘软件商城等,始终秉承“专业的服务,易用的产品”的经营理念,以“提供高品质的服务、满足客户的需求、携手共创双赢”为企业目标,为中国境内企业提供国际化、专业化、个性化、的软件项目解决方案,我司拥有一流的项目经理团队,具备过硬的软件项目设计和实施能力,为全国不同行业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得到了客户的广泛赞誉。



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service@misuland.com)

猜你喜欢

评论留言